三流绅士

沙雕改图,空间终于有新素材了,hh。

不喜勿喷。欢迎互粉。

云深不知处的那点事儿

开的新坑,文废,不定时更新,不喜勿喷。


如标题所言,里面可能含有大量私设,看清楚,是大量私设。而且人物巨ooc,请谨慎食用。


Cp:主曦澄,副忘羡,聂瑶,宋晓薛,桑仪,轩离,温启……


求关求评还有小红心和小蓝手


。本章出现私设:曦澄家团子之一【女】江懿,字怀瑾

忘羡家团子之一【女】魏姝, 字程臻


1.

“江懿”这两个字大概是江澄这辈子起的最能看的过去的名字了。


懿,多美好者,嘉言善行有德谓之懿。


当魏无羡听说了江懿这个名字的寓意时,嘲讽到:“美好?以你的起名方式不应该叫江美好吗?况且,你家闺女哪里美好了?!”


当然,这也不怪魏无羡,毕竟每次自家蓝二哥哥看到这个小崽子,自己就要腰疼几天。


第一次,魏无羡带着小江懿去彩衣镇玩,这小崽子干啥不好,非要招惹隔壁卖枇杷的小哥儿,招惹了也就算了,还得自己去收拾烂摊子。


真是的,自己段位不高瞎撩个什么劲?看吧,蓝二哥哥找来了。


当从云深不知处匆匆找出来彩衣镇的蓝湛看到魏无羡时,魏无羡的手正很不雅正的搭在这位小哥的肩上,而且头凑的很近。

魏无羡心虚啊,自家这位的醋估计能够整个姑苏吃一年的了。所以理所当然的第二天魏无羡又一手扶着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第二次,江懿犯了家规,蓝启仁正在祠堂训着她,正巧蓝忘机找蓝启仁有要事相商,魏无羡也偷偷摸摸的跟了过去。正好听见蓝启仁要让这个小崽子抄十遍家规。只见江懿一听见要抄家规便立马向蓝启仁撒娇道:“好叔公,阿懿知错了,叔公不要罚阿懿好不好?阿懿再也不犯了。呜呜。”小孩子嘛,本就长的玉雪可爱的,更何况这小崽子一边说还装模作样的滴了几滴泪,酷似江澄的一双杏眼里盛满了透明液体,仰着头可怜巴巴的望着蓝启仁,手里还攥着一小节蓝启仁的衣袖。很是惹人怜惜。

说实话,蓝启仁很是心动,面部神色稍微缓了缓。但是一想到自己没胡子的样子又不知道要被温若寒那厮嘲笑【天天】多少回,脸上就又黑了几分。


江懿一看叔公脸色更黑了就知道这事儿要凉,可自己不想抄家规啊,于是便转移目标,一边哭着一边拽着自家二叔袖子求自家二叔:“二叔二叔,快劝劝叔公,阿懿抄十遍家规手手会疼的,阿懿怕疼,阿懿不要抄。呜呜呜……”


魏无羡一直怀疑蓝湛到底是怎么上了这个小崽子的当的。后来这个小崽子也没有挨罚,自己倒是腰又疼了几天。


直到今天魏无羡还记得当时天天的时候蓝湛说的要自己也生个崽子的话。


魏无羡:不生,绝逼不生!


三个月后,蓝湛:“魏婴,你怀孕了。”


魏无羡:MMP


当然这是后话。


如此例子自是数不胜数。


魏无羡又紧了紧怀里的小团子生怕魏姝掉下去。


“所以,那你能不能再解释一下你为啥要给你家闺女起小名叫江点点吗?”魏无羡放低了声音又接着说到。


“就因为你当时所说的江懿刚出生时小小的一团,一点点的,所以就叫江点点?”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江澄道。


魏无羡:“没有没有。”


魏无羡急忙否定。


魏无羡:我刚刚看到师妹戒指漏电了qwq


”娘亲!”远远的江澄和魏无羡就听到了来自某个小崽子的呐喊。


“行了,”江澄从石凳上起身。“时候也不早了,该走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正好魏姝快醒了。”魏无羡紧跟着起身离开了凉亭。


刚走出凉亭没几步,就听见江懿大声喊到:“娘亲!我想喝莲藕排骨汤!”


“知道了知道了,回去让你父亲给你做去!不许叫我娘亲,叫爹爹,听见没,叫爹爹!还有,云深不知处禁止大声喧哗你抄这么多遍家规还没明白吗,吃完饭给我接着抄!”


“知道了知道了,诶呀,娘亲你好啰嗦啊!”


“嘿,你个小兔崽子。”


魏无羡:师妹难道你没发现你的声音也很大么。


祝澄澄生日快乐!

苦逼高三党没时间画贺图写贺文,所以拿以前的凑数。

P1网上找的表情包,侵权删。

P2来自之前在中秋贺文里的一个私设,曦澄的团子之一——蓝徴,字怀潇的少年时期的设定,画的不好,勿喷。

段子是很早之前的一个脑洞,今天拿出来改了改,不喜勿喷,文笔渣。

求评求关还有小红心和小蓝手。


  蓝曦臣和江澄是发小,青梅竹马的那种

  两人从小学开始就是同班同学,不仅是同学而且还是同桌

   没错,就是一作就是好几年的那种

   不仅如此

    初中时一个寝室,高中时盖过一床被子,连军训时的两人搭配训练他们还是分到一起。

    江澄表示:十六年了天天对着同一张脸,早已经习惯了,反正早晚是要在一起的

    蓝曦臣则表示:媳妇儿能天天看到我,好想晚吟,媳妇儿好可爱,想天天……诸如此类【哦不蓝大你OOC了】

     没错,江澄喜欢蓝涣,蓝涣想让江澄做他蓝家主母

     明天周末,周五下午一放学,同学们三三两两的拿着教材出了教室,讨论着是去学校餐厅吃担担面还是在宿舍吃火锅【冒着被宿管查的风险的那种】

      江澄刚想回头问蓝曦臣要不要一起去学校外面吃,却发现蓝曦臣不见了。

      是有事先走了吗,怎么会没与我说呢?江澄如是想。
平时事情再忙他都会与我说的,今天怎么这样,哼。

      【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jpg】

       当然,江澄并不知道蓝曦臣是因为生气了所以才没有与他一起走的。
   
        还有,江澄也不知道蓝曦臣要搞大事情,非常大的那种
 
        那么问题来了,蓝涣为什么生气?蓝涣又要搞什么大事情?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误

         嘛,其实蓝曦臣是吃醋了,具体情况嘛,根据隔壁魏无羡的实况转报事情是这样的:“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当时吧,我和江澄正在操场上打篮球……”魏无羡开始“简明扼要”的描述了他在篮球场是如何耍帅的【划】他和江澄是如何杀的对面片甲不留的【划】他和江澄是如何吸引迷妹的。
     
       蓝曦臣听完瞬间脸就黑了,当然黑脸的不只有蓝曦臣,还有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魏无羡身后的蓝忘机。

        “咦?蓝二哥哥,你你你啥时候来的?!”完了,他要是都听见了,我的腰就不保了!

         此时的蓝忘机满脸写着“要天天”说:“在你说第一句话的时候……”

         魏无羡和蓝忘机走了,当然蓝曦臣知道他们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蓝曦臣:笑话,我江湖读弟机的称号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

          此时的蓝曦臣很生气。
 
          晚吟居然当众撩妹子,还把妹子撩的不要不要的,还下了课专门去送水?还往晚吟手里塞了一张冒粉红泡泡的纸?晚吟的手我还没摸够呢!

           其实就是吃醋了。

           江澄边走边想是吃麻辣烫还是去吃海底捞。在经过一条小巷时,突然被一股怪力扯进了小巷中,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压在了墙上。

          这股怪力来自得蓝家祖传的蓝曦臣。
 
           “我……”正当蓝曦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只见巷子口站着两个人。

           “忘机,无羡?”

            此时的场面非常尴尬:蓝曦臣压着江澄,蓝忘机牵着魏无羡的手。

            然而,这并不是最尴尬的。

            正当气氛下降到最低点时,蓝忘机开口道。









            “兄长好,大嫂好……”

            那场面瞬间静止了三秒钟。

            “蓝忘机!你你你喊谁大嫂呢!你在喊一声试试!你们蓝家人的雅正呢!”

             “大嫂。”蓝忘机又张口道。

             “你你你!蓝曦臣你也不管管你弟弟!”

              “忘机没有说错啊,晚吟本就是忘机的大嫂啊。”

             最后当然是江澄被稀里糊涂的拐走了,和蓝大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误……

              【全场最佳助攻:蓝忘机】

中秋贺文:月是故乡明

中秋无脑小段子:月是故乡明
*曦澄向,微轩离,眠鸢

*假设江宗主虞夫人师姐金子轩还在。

*私设江澄是地坤,嫁入蓝家。

*带团子玩,私设曦澄家团子【男】蓝徴,字怀潇【女】江懿,字怀瑾

*第一次写,不喜勿喷。

*我也不知道说啥了,求评求关注也可以顺带摁一下小蓝手。

江澄想家了,想那个一到月圆之夜就有无数红蜻蜓向月光飞去的莲花坞了。

其实这也不怪江澄,今天是中秋,是合家团聚的日子,而自己自从嫁入云深不知处,五年了,回家探亲的次数屈指可数。

不知道莲花坞的景色怎样了,这个季节,十里莲塘的莲花应该都枯萎了吧。

不知道爹娘怎么样了,上次回去时两人关系已经有所缓和,应该早就和好了吧。

唔,阿姊和金子轩今天应该会回莲花坞的吧,兴许还带着金凌。

呐,好想回家啊。

江澄正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胡思乱想,倒是没有注意本来应该在床上睡觉的两个小团子何时跑到了自己身后。

“阿徴?阿懿?你们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穿好鞋子就跑出来了,着凉了怎么办?”

自打有了孩子,江澄的身上的母性气息就越来越浓厚,这两个小团子明明昨天晚上闹了很晚才睡的,怎的今天起这么早?再一看这俩小家伙连鞋都没穿就跑出来了,江澄终于忍不住了。

“快去穿鞋。”

等到江澄给两个小团子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蓝曦臣已经下了早课回来准备用早膳了。

“父亲”蓝徴行了一个礼。蓝徴性格随了蓝曦臣,沉稳温柔,平时很疼妹妹,也很少让大人操心。

“父亲,你终于来了!”这是江懿,一见到父亲便连蹦带跳窜到父亲怀里。江懿的脾性倒是随了江澄,有事正经的不行,有时又皮的不得了,嘴也是毒的很。

虽说蓝家家规食不言,但是小孩子嘛,就……

“爹爹,我要吃这个,还有这个。”江懿个子小,想吃的菜够不到,江澄闻言便把她说的那两盘菜端到离她近的地方。

不要问我为啥小团子爱吃云深的饭菜,因为这是泽芜君一早从山下买来开的小灶。

“爹爹,今天中秋,阿懿想吃月饼。要甜甜的那种。”刚吃了两口菜,江懿小团子就忍不住说了这句话。

江澄想了想云深往年做的月饼,药膳的,中药的,树皮的……一言难尽。

江澄想家了,想莲花坞那个一到中秋节就有好多好吃的月饼的地方了。莲蓉的,蛋黄的,五仁的……还有辣的。

“爹爹,我想去外公外婆那里,那里的东西都很好吃。阿懿今年不想再吃苦的月饼了。”蓝徴和江懿以前去过莲花坞,很是喜欢那里的饭食,而且自己也很长时间没去莲花坞了,正好今天中秋……还有那个苦味的月饼,江澄更加坚定了回莲花坞的念头。

正想抬头与蓝曦臣说说这个事,没想到对方却是先开了口。

“晚吟是想家了吗?不如今年中秋我们回一次莲花坞吧,阿徴和阿懿也都想去呢,毕竟很长时间没看到外公外婆了。”

“是啊是啊,爹爹刚刚不是还坐在窗前想家呢吗。”

“嗯嗯,阿徴也想去的。”阿徴是真的不想再吃苦的月饼QWQ,当然这句话蓝徴并没有说出来。

江澄自是有些惊喜的,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白天,一家四口去了彩衣镇上买了东西准备带回莲花坞,正好趁着今天中秋宗内子弟大都回家探亲,无事,便就陪着他们在彩衣镇上逛。

一路上两只小团子嬉闹着,要这要那,曦澄二人自是在后面负责掏腰包付账。

其实都是蓝大宗主在付。

姑苏蓝宗主拖家带口来逛街,一路上倒是引来不少人侧目,百姓一见到宗主,也有的碰见了便打了个招呼。有的小姑娘一见到有这么可爱的小团子,都上来送给他们东西,一筐枇杷,一个吊坠,一包糕点……

彩衣镇的人都很善良。

到了下午,曦澄两人御剑飞行,一人身上挂着一个团子。姑苏离云梦是有些距离,但是并不算很远,比清河是近多了。【聂怀桑表示不服,离这么远,我还要看我家小景仪呢。】

到达莲花坞时,天色刚开始有渐黑的趋势,时间正好。

对于蓝曦臣一家的到来,江宗主虞夫人表示有些惊讶,毕竟江澄一年也回不了几次家,这次竟然招呼都没打就御剑赶来了,二位自然是欣喜的。

金子轩江厌离带着金凌倒是早就到了。刚刚做完月饼的江厌离听到弟弟回来了,便带着金凌去了正厅先去看了他舅舅。

“阿姊!”江澄一见江厌离来了立马打了个招呼。

“哈哈,好久不见阿澄了,在云深怎么样了?”

“劳姐姐记挂,那边挺好的。”除了那个苦味的月饼。

待到入座,三个小团子便迫不及待的拿起月饼就开始吃,中秋嘛,礼仪什么的已经不重要啦。

酒足饭饱,大家商议着去莲花坞外面的镇子上逛逛,听说那里有一年一度的中秋灯会,很是热闹。

于是三拨人便朝着三个方向去了。

江枫眠虞紫鸢先去了处于中心位置的广场,那里晚上会有烟花放,烟火映着两人的面庞。

“三娘真好看。”江枫眠如是想。

金子轩一家在小吃街上缓慢移动。金凌总是吵着要吃这个吃那个。

“阿凌不能再吃了哦,吃了会涨肚,会不舒服的。”江厌离一看金凌又吃了这么多,说到。

“臭小子,还不快听你娘的话。”

金凌委委屈屈的放下了手里的荷花酥。

“阿娘给阿凌买个小花灯吧,阿凌真的不能再吃了哦。子轩也别说阿凌啦。”江厌离在一旁劝道。

曦澄这边。两个小团子显得很是兴奋,一会看看这个一会看看那个,不一会手上就挂满了好多东西,都是父亲爹爹给买的小玩意儿,平时在云深都看不到的。

过了半个时辰,两只小团子就已经撑不住了,一个个累的不得了,还困的要死。于是蓝宗主凭着蓝家惊人的臂力,硬是一手一个把两只团子一路抱回了莲花坞的客房。今天天色已晚,只能暂住这里了。

“晚吟,开心吗?”

回来莲花坞,江澄自然是高兴的。

“嗯。”只要不吃云深那苦味的月饼就行了。

“那我们以后每年中秋都回莲花坞看看吧。”

“真,真的?”

“自然,涣怎会骗晚吟?”

蓝曦臣没有得到江澄言语上的回答,倒是得到了唇边一个温柔的吻。

“谢谢。”

窗前,月光撒了一地。

END